ba4ii
 
 
网站所有者              BA4II                                中华人民共和国业余无线电C级操作员
               
我的文章 QSL卡片展示 HAM技术文章 电子电路图 航空模型 航拍图
其他文章 济南HAM活动 HAM相关视频 HAM图片 飞机驾驶 电台图片

        余宁生,70岁。当过兵,参过战,立过功,解放军通信学院毕业,在省直机关工作过,退休后喜欢玩儿。爱好:业余无线电、航空模型、绘画、摄影、旅游、计算机。爱好交朋友!

 

三十多年前晋豫上空一场无形的电子厮杀

----我军首次实兵通信电子对抗演习揭秘

余宁生/BA4II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武汉军区的某军在向华北机动作战演习中,在河南、山西等地域,其主要无线电指挥网连续遭遇了电子冒充和干扰,致使某军发往所属师及军直所属部队的电报被劫收,无线电指挥网数度瘫痪,机动作战演习无法正常实施。万人实装的演习部队分散在晋豫地域集结等待上级的指令,无法按计划达成演习科目。此时,红、蓝两军在空中进行了激烈的电子厮杀,红方虽然积极实施了反冒充、反干扰措施。但整个演习还是比原计划推迟了十几天才完成。此次无想定的实兵电子对抗演习是我军建军以来的第一次,其实战意义重大,锻炼了部队,震撼了作战主官。使作战指挥员真正体会到电子战的重要作用,使无线电分队真正尝到电子压制的厉害。虽然演习时间不长,但是对部队的无线电分队是个强化性的锻炼,效果十分明显。此次电子对抗演习开了我军电子战的先河,并载入了我军电子战训练的史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根据世界现代战争的突出特点,军委首长认为“电子对抗”将是未来战争中的一种新的作战方式和手段,对于战争的胜负会有很大影响。在总参谋部内设立了四部(电子对抗部)。随后,各大军区在通信部内也相应组建了电子对抗处并将军区作战部序列中的四处(雷达处)并入。武汉军区通信部电子对抗处处长叫徐怀钦,从作战部四处调入,我当年在通信部训练处任参谋,也调到电子对抗处任参谋,后来任副处长。

   八十年代初世界上接连开打了两场重要战役,一是英阿马岛之战,再就是中东贝卡谷地之战。这两场战役突出的特点就是作战双方都充分利用了电子打击战术,迷茫、摧毁、瘫痪对手的雷达、无线电通信系统,已达成战役的快速取胜。

   武汉军区首长审时度势,认为有必要组织一次试验性的电子对抗演习,锻炼部队抗击电子打击的能力。决心针对某军的华北机动作战演习之际,实施一次无想定(不打招呼)的电子干扰。我受领任务后,便组织军区通信团抽调无线电通信分队担任蓝军电子干扰分队,计划对某军的无线电指挥台网进行冒充、欺骗以及压制式电磁干扰。通信团临时组建的无线干扰分队由团长胡安详亲自带队。无线电报务分队突然改作干扰分队,当时大家都有很多顾虑。为了打消这种顾虑,我直接吃住到团里,和大家一起协商具体的方案。我最后确定蓝军电子兵力组成的原则是:小而精、大而狠。小而精是人员要少,小分队便于快速机动,跟随某军实施机动电子干扰。大而狠是电子打击的强度要稳、准、狠,要求干扰时要瞄得准,打的狠,调用通信团装备的最大功率电台作为干扰台。最后确定小分队携带的通信设备有:集中收信车一部(4名报务员,配备6339接收机,15瓦双边带电台一部,10瓦单边带电台一部,发电机两台);1.6千瓦单边带发信车4部套(含拖挂发电机。报务员12名,并担任调整发射机和施放干扰的任务)。A350接力机、208接力机各两套;用10瓦单边带电台做集中收发信台的勤务保障。车辆、后勤保障人员若干。我让通信团立即组织技术人员研制干扰附加器,他们居然用最快时间研制成功了,并可以输出多种干扰样式,试验效果很不错。

   我们在出发前得到军区通信部孙德祥部长的指示,可以放心大胆的干。哈哈!我心里一阵高兴!蓝军小分队任务区分:前方指挥组(集中收信车组)由我亲自带领,任务是采取抵近侦察,搜集某军的电子情报,抓取其主要指挥网的无线电呼号、频率以及变化规律;指挥后方干扰设备的瞄准压制。适时进行冒充,骗取和截收对方的电报。后方干扰保障组由胡团长带队,远离红军地域架设天线,开设干扰群,根据指挥组的引导实施大功率瞄准式干扰;另外,保障前后方人员饮食。

   演习一开始我用339收信机就立刻抓住某军主要指挥网主属台的频率和呼号。并用携带的小功率电台,冒用某属台的无线电呼号抄收了军部主台的一份电报,并很快敲击电键向主台发出QSL,迷惑主台。目的是让主台认为属台已经将电报全文完全收妥。紧接着我又冒充另一个属台沟通了与主台的联络,抄收了电报,并给了对方收据。待主台向所有其他属台发完这份电报后,我们就对该指挥网实施大功率压制试干扰,我用十瓦单边带电台的话,引导大功率发信机微调频率,实施频率的精确瞄准,用干扰附加器实施多种信号样式的压制。红军主要的指挥网立刻瘫痪。其实这份电报是军部向其所属的三个师及军直属部队发出的开进命令,致使某甲种师和直属炮团没有接收到开进命令,也就没有按照军部的命令加入开进序列。等部队出发时,军部才发现开进序列中,丢失了一个甲种师和一个军炮团。军部立刻派出摩托车将电报送出,某师和军炮团随后才加入开进序列,北渡黄河向华北机动。此时其他部队早已渡过黄河到达山西晋城地域。我们随即跟随转移也北渡黄河,伺机开设干扰群,继续实施瞄准压制式干扰。

   当我们再次准备实施干扰时,红军已经采取了反干扰措施,更改了频率与呼号。我立刻命令前方指挥组继续开进,靠近某军的军部。并指示所有报务员将接收机天线全部剪短,大约只有筷子一样长。在短波频段中连续搜索,因为小天线只能收到附近的大功率电台,荒郊野地小天线收到的信号肯定是军部的指挥台网。我们很快就又掌握了某军的频率与呼号,又开始了瞄准干扰,由于我们用的是1.6千瓦的大功率,致使某军指挥网继续瘫痪。当我们还在得意的看到红军无法进行继续用无线电通联拍发电报的时候,我们的十瓦单边带勤务网却被对方通信兵发现(军部通信连在使用十瓦单边带电台对有无线通信分队通话时,突然发现了我们这个可疑信号,立刻报告了军通信处。通信处判断这个频率是蓝军干扰的勤务频率时,指示通信连将计就计实施反干扰)。红军突然来了个反干扰,一直在我们的勤务频率上捣乱。无论我们怎么改频,他们都会跟踪过来捣乱。一度无法引导后方干扰群继续实施频率瞄准。对方抓住没有压制性干扰的间隙,又可以进行电报通信了。并在十瓦单边带电台中,得意忘形的和我们瞎聊,嘲笑我们终于没有办法干扰他们了。此时,我还是真的很怵头(确定用十瓦单边带电台做勤务通信,在抵近侦察时可能会被红军发现,应该是我制作电子对抗方案的失误)。他们居然采取反干扰措施,中断了我和胡团长的联络。连后方送饭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我们真的挨饿了   (一个报务员发现我们集中收信车附近有个看庄稼地的窝棚,里面锅内有面汤,是老乡吃面条剩下的汤,经过老乡同意,用边上黑黑油泥印子的洗脚盆端了过来,大家也不讲究盆子刷了没,把洗脚盆喝了个底朝天,才解了燃眉之急)。后来送饭的摩托车居然找到了我们,有饭吃有水喝了,大家一下就来精神了。我立刻决定关闭十瓦单边带电台,启用208接力机做勤务保障,因为某军没有装备208接力机,他们无法实施反干扰。我立刻告知摩托通信兵让胡团长派208接力机和操作员过来…..。强压制干扰又恢复了,某军无线电指挥网继续瘫痪。

   据后来胡团长讲,一天几辆小车开进了我们山西晋城地域的干扰群地域,胡团长一看车上下来的是这次某军演习的总指挥梁副军长,因为梁副军长原来在武汉军区作战部当过副部长,都很熟悉,就给副军长开玩笑说:首长,您今天没有带几个兵,目前您已经成为我蓝军的俘虏!梁副军长尴尬的说:好吧!我正好想参观你们的电子干扰设备。胡团长陪同梁副军长一行上到1.6千瓦电台车上参观,还让启动了电台车拖挂的发电机组。还视察了干扰群的炊事班,尝了菜的味道。当即说:干扰机厉害,伙食也不错!胡团长把副军长送走后,立刻转移了干扰群开设地域,防止他们派兵包围我们,毕竟是红蓝两军在对垒呀!直到最后,我们也不知梁副军长一行去看什么?怎么会误撞进了我们蓝军的地盘?

   一天,红军的电台突然主动和我沟通了,拍发摩尔斯勤务用语,让大台长上机。我告知对方我就是大台长,原来对方上机的是武汉军区通信部通信处的张副处长,他拍发了QRM PSE QRT PSE TEL,意思是请停止干扰,电话联系。我赶快让大家架起接力机天线,对准军部方向,用A350接力机插入红军的接力电话网,找张副处长接电话。他告诉我,因为某军华北机动作战演习的部队还要战役展开,还有很多实弹射击科目,包括火力打击靶标场地使用时间问题等,干扰已经耽误部队行动很长时间,不能再拖了。某军已经向通信部反映了相关要求。通信部孙部长决定立即撤销电子干扰,让他通知我:与某军电子对抗实验性演习的目的已经达到,蓝军干扰分队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归建。某军演习总指挥梁副军长在演习后说到,“实施电子对抗和压制是未来战争中,取胜的重要要素,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研究与训练”。看来,部队指挥员已经认识到电子战的重要作用,也真的达到了这次演习的目的了。后来我接触到红军主、属台的报务员,他们告诉我,其实在强干扰下抄报很有意思,只要坚持就可以抗击干扰,完成抄报任务。演习中间你们突然撤了,一下没有干扰了,很安静,这报抄起来没有挑战性。听到这里,我打心眼里喜欢这样技术过硬的报务员,这才是能应付未来战争复杂情况的好兵!

 

       我们电子对抗处,在徐怀钦处长的带领下,后来又组织了我军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雷达电子对抗演习,组织了全武汉军区部队所有雷达在郑州至开封一线部署。调用空军的杜-4电子侦察飞机和干扰飞机配合,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锻炼了部队,为提高了我军雷达、通信部队应付电子战的能力打下良好的基础。为全军进行电子战训练开了先河。

       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段惊心动魄的电磁厮杀场面,还经常清楚的展现在我的脑海中,成为了我自己的一个重要经历。时间长了,武汉军区早已撤销,这段历史也可以揭秘了,我有幸成为我军有史以来第一次电子对抗实兵演习的组织者。和我军有史以来第一次雷达电子对抗演习的组织参与者。

 

 

      

 

返回首页

                         BA4II:  微信:2237760       QQ:2237760     E-MAIL:ba4ii@163.com 

                                       山东省济南市燕子山路41号,余宁生,1332510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