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4ii
 
 
网站所有者              BA4II                                中华人民共和国业余无线电C级操作员
               
我的文章 QSL卡片展示 HAM技术文章 电子电路图 航空模型 航拍图
其他文章 济南HAM活动 HAM相关视频 HAM图片 飞机驾驶 电台图片

            余宁生,70岁。当过兵,参过战,立过功,解放军通信学院毕业,在省直机关工作过,退休后喜欢玩儿。爱好:业余无线电、航空模型、绘画、摄影、旅游、计算机。爱好交朋友!

 

塔里木河畔的莫尔斯警报信号

                          ---执行我国第二颗远程导弹试验观测任务纪实

余宁生/BA4II

   这几天我看到中央十套播放《中华之核》的电视节目。节目中揭秘了我国从第一枚核弹、第一枚氢弹、第一座潜艇核动力堆的研制、试验,以及自主核电站建设的历程。看后我的心情异常激动,因为我曾经有幸参加过核爆炸后的短波通信试验,参加过我国第二枚洲际导弹试验装置的观测任务。虽然比不上为我国核武器和远程运载火箭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老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但我也为能参加一些边缘工作而感到自豪。所以,很希望将我四十多年前的相关经历奉献给全国的HAM朋友们,祝大家在2015年新的一年里通联顺利。

 

受领任务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新疆南疆军区某通信连担任150瓦电台台长以及新兵的报务教员。有一天我正在教室组织新兵的报务培训,快机坏了,我正用手键代替快机拍发,进行新手的抄报训练。突然连长史留柱派通信员把我单独叫到连部,跟我说:“兄弟部队要求派一个电台配合他们执行一项重要任务,因为保密的需要,尽量减少参加的人员。所以要求技术好,思想好,保密观念强的人员参加。你是我连培养的“一专多能报务员”(之前为了应对北方边境的突然袭击,南疆军区通信处专门抽调数名报务员增训了汽车驾驶,油机发电,无线电修理技术,以便独当一面,单独执行各种通信保障任务。我就是其中之一。1969年参加并通过了驾照考试,1973年又一次参加全军驾驶员通考。多次在新藏高原独立执行移动通信保障任务),连队党支部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希望不要辜负上级领导的信任,圆满完成任务,新报务员的培训连里另外安排其他同志来干,你交一下班。我听到后心里一阵高兴,当即表示,一定圆满完成任务,绝不辜负支部对我的期望。连长还说,这次是保密任务,连队还会派出一个固定台和你以及任务指挥组组成无线网络。

 

保养车辆与设备

我即刻投入到各项准备工作当中。抓紧检查、保养我的爱车与车上的通信设备。我一直负责管理使用的爱车是一辆老式解放牌150瓦电台车,这可是一部功勋车,她曾经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立过功勋,但车况确实不佳。上面配备了九一型150瓦发信机一部;50瓦备用发信机一部;7512电子管收信机一部; 139电子管接收机为备用收信机;64米双极天线一副;备用鞭状天线一副;1500瓦汽油发电机两台。我不分昼夜的抓紧对她进行整修与保养,为了使爱车换发青春,我打开汽车发动机缸盖,对缸盖和缸口的积碳进行了清除;对所有的气门进行了清理积碳和研磨;更换了汽油泵和水泵;并对发动机气门间隙、点火间隙进行了精确调整,还清理了发动机缸体水道;更换了后桥齿轮油,保养了四个轮毂,我特意向军区后勤车管部门申请了二硫化钼特种黄油(车辆空挡滑行比原来增加了一倍多);并且对所有黄油嘴进行了注油。经过整治车辆,开起来感觉舒服多了,好像老树发了新芽。7512收信机灵敏度很高(不久前我也刚换了高放管);主、备用发信机情况也不错,电子管也是我新换的。由于我日常保养比较精细,发信机机箱内非常洁净,且功率十足。两台油机虽然也比较老,但经过我日常的保养,用起来也很顺手。几乎一下就可拉着火,因为我将调速器的机械甩块都换成新的,发电机电压也相对稳定了。

 

参加保密教育

报到通知终于下来了,我开着电台车到南疆喀什220部队报到。和我一同报到的还有我们连的其他战友,他们的任务是配合我,在兄弟单位开设固定台。220部队首长对我们十分照顾,伙食相当好。时间不长,我却吃胖了不少,因为执行特种任务时一般伙食标准会提高。哈哈!

历时近一个月的保密教育开始了,背保密条例,默写保密规则,学习洲际弹道导弹相关知识,什么导弹的水平测试、垂直测试、标定、瞄准、点火、起飞段、自由飞行段、再入段、液氧、燃料、偏二甲肼、发动机等词汇稀里糊涂装入大脑。啊!我当时真的觉得很新鲜,每日除了参加保密教育,学习有关知识,我还积极锻炼身体,精心保养我的电台车。而且继续努力学习军用机电子管电路相关知识,努力熟悉电台车全车电路图。

 

过塔里木河

终于要出发了,我早就憋了一股劲,立马固定好车厢内的各种设备与物品,我开着我的爱车,跟随220部队的观测车队开进了。从疏勒出发向东,经过喀什、三岔口、阿克苏,一路吃住在兵站,并在兵站给我的爱车加油。第三天到达库车农三师某团的招待所,我们又进行了简单的休整(一路都是砂石路+搓板路,电台车内颠簸厉害,重新固定设备与物品。要转向向南进沙漠了,车内有空的地方装满给养、油桶和储水的容器),就又出发了。路是越来越难走了,都是土路,灰尘很大,停下车一看,身边的战友都是满脸灰尘,鼻孔中嘴中都是土,见人都是先看到一双鼻孔,一眨眼就能看到从眉毛上往下掉土,很好笑。战友们之间仍然快乐的为此打闹嬉笑。外场指挥长居然也是68年入伍的同年兵,但在这里我是要听他的指挥。他告诉我们过了塔里木河就要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了。等车开到了塔里木河边我才知道这里没有桥,汽车都要开到大木船上摆渡过去。当我把车开到船边,见到船工在我的车前搭上两根圆木,我彻底傻眼了,我真的不知能否将大解放汽车的前轮对准凸起很高的圆木开上去,弄不好就会把车滑到河里了。好在有220部队的战友指挥,很顺利的上了船,我暗暗的喊“妈”!好险!过了塔里木河不远进入了大片的胡杨林,都是枯死而不倒的树木(随着风沙的入侵,胡杨会死去,奇怪的是这些死去的树还挺拔的站立着,像一群威武的古代武士)。后来,我在很多文学作品里看到有这样的描述:什么树,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腐。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胡杨树。随著胡杨林的稀疏,车队逐渐进入沙漠边缘地带。这时车队开始不断於车了,在沙土地上两驱车简直无法继续开进。大家束手无策时,有人突然想起了这些死去不倒的胡杨木,推倒一颗塞在车轮下,战友们纷纷效仿,跑去推倒死胡杨木,垫到车轮底下。这样我们用了整整大半天时间,垫出一条枯木组成的路,往前推进不到10公里,沙漠真的很难走。

 

不争气的汽车散热水箱

过了塔里木河,我的电台车没跑多久,水箱就开锅了(汽车水箱水温达到100摄氏度,从水箱加水口向外“嗞嗞”的喷蒸汽),这样车队就等着我,等水温降些就给水箱补充些水,再往沙漠里跑。几乎跑一公里就要加水一次,重复前面的动作。因为气温太高,加上车速太慢,指望迎风给我的爱车散热成了我的渴望。其实因为车太老,散热水箱的毛细管几乎都堵死了,车跑快些还可以散些热,不至于开锅。到沙漠中速度起不来,就很容易开锅。我后悔死了,怎么没有提早发现汽车散热器有堵塞故障?早知道如此,我会提前焊开散热水箱上盖,清理毛细管的污物。一停车,大家会围拢过来,看我补充水。沙漠中,水尤其珍贵。由于我自己的原因降低了大家的行进速度,浪费着珍贵的水。我当时羞愧的简直无地自容!天黑下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安营扎寨架设电台

到达设台地点时,天已经全黑了。我用手电四处查看,选定好合适的天线场地,立马开始架设64米双极天线(沙土地固定天线杆的风绳着实让我苦恼了一阵,还是胡杨的尸体帮助我解决了固定风绳的困难);配制加注好燃料并启动发电机;固定车体地钉;清理车内灰尘;调整九一发信机,使之谐振于工作频率;打开7512收信机进行无线电联络。因为这些基本业务很熟悉,摸黑干,不一会儿就野外开台完毕,7512中传出了清脆的电码声,我和基地很快沟通了联络,听到战友熟悉的手键特征,可以正常收发电报了。好在译电员的帐篷就在旁边,送、收报文一喊就行。夜里忙完最后一份电文,我确实累了。就选在220部队观测人员搭设的帐篷边上打开了我的被褥,露天和衣倒下就呼呼了。

 

被狼亲吻过

天亮了,我被观测分队的战友推醒,他告诉我:你真幸运,狼曾经来过并闻了闻你,没有咬你就离开了。我不太相信,爬起来看了看��真的!我的枕边、鞋边的沙土地上布满新鲜的动物脚印。心里想可能我身上脏,浑身是土,有汗臭味儿,夜里狼才没有对我下嘴,但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以后几天我怕狼再来吻我,所以一直睡在电台车里,再也不敢露天睡了。其实沙漠里温差很大,夏天白天温度很高,电台车内温度就更高了,车内设置的温度计,红线顶到头是50摄氏度,白天红线始终处于顶头的状态,晚上却凉爽很多。但想睡着,还得开着车窗和门。沙漠中的伙食比较简单,观测分队人员轮流做饭,用胡杨木当燃料,大多时间是吃挂面外加罐头菜、咸菜,偶尔有米饭、馒头吃。大家用水非常节省,洗脸、刷牙也是象征性的,洗澡是绝对不允许的。每个同志的外在形象用一个字来表示--“脏”,待我们出沙漠时,战友们看起来都跟乞丐差不多了。我们在沙漠里我看到不少野生动物,有鹰、野兔、蜥蜴、蛇等(看到最大的一只蜥蜴有两尺多长,跑的飞快,几个战友合伙也没能抓住它)。我私下问指挥长,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安营扎寨?他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告诉我,那里就是第一颗洲际导弹弹头的溅落坑。我吐了一下舌头,心里暗想,原来我们的任务是等待第二颗导弹的弹头落下来,观测它的弹着点。想到可能会砸到自己脑瓜顶,心里着实有点担心!

 

任务完成

远离城镇的沙漠中,电磁环境超好。无论是发射指挥部还是220固定台,信号到我们这里QSA始终为5。后来几天,每天都有不少电报,我都能在没有空调,闷热的车厢内顺利完成收发报。我的联络对象只有两个,一个是设在220部队大本营我们连队的战友。另一个就是导弹发射指挥部。一天早上外场指挥长递给我一个信封,他郑重的告诉我,这是无线电警报信号内容,让我打开信封熟记警报的内容,注意抄收发射指挥部的信号,一旦收到各种警报信号要立即报告,我答道:明白!其实试验就在当天进行。我拆开信封,默记着各个警报信号的内容,都是由三个数码来代替相关信息,比如:“起飞、自由飞行、再入大气层、任务完成”等。其实后来我也只抄收到这几种警报信号,并立刻报告给外场指挥长。不久7512收信机中响亮的传出: JJ(文革时报务改革,将警报信号的莫尔斯码用“紧急”代替)的电码声,我立刻明白,后面就是我要抄收的信息了。首先当然是“点火、起飞”的信息,…..。当我汇报“再入大气层”的信息后,观测组的成员齐刷刷的向空中张望。有的还拿着望远镜看,我当时觉得挺可笑。反正我觉得那个弹头可能是用肉眼看不到的。当我抄到“任务完成”的三个数码时,大家都很高兴,也有些失落。高兴的是导弹打准了,因为只有弹头精确命中目标,我们才能收到“任务完成”的信号。失落的是没有亲眼看到落下来的弹头。接下来我又抄收了几份电报交给译电员,不久我们就开始撤收,准备回家了。我对指挥长说,我觉得弹头要是真的落下来,恐怕你们看不到。他说,非也!第一颗导弹的二级火箭落下时,正好被沿途的人听到,有巨大的爆震声响和闪光,找到火箭弹体残骸,顺延N多公里才找到弹头砸的大坑。我这时好像才似乎有点懂了。

回程的沙漠之行,我的车依然老是开锅,大家依然耐心的等我,开到塔里木河边时,全体观测分队的水正好让我用完。我心想,一旦观测任务延长时间,可能我们带的水就不够了,小分队在沙漠中会陷入困境。所以,我一直在懊悔没有更认真细致的准备这次任务。开车回营区的三天里,汽车就不再开锅,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理我车的散热水箱。再就是及时处理我在兵站住时,染上的满身虱子。

虽然四十多年过去了,但那段经历仍然使我感到自豪。每当看到我国又有一种新型战略导弹研制成功并装备部队,看到一颗颗卫星发射成功,我总是无比欣慰。就是因为有了我们自己的核与箭,才终结了被列强欺辱的历史。最后祝愿我们的祖国科技发展,经济繁荣,国力强大,人民生活幸福美好。

 

 

      

 

返回首页

                         BA4II:  微信:2237760       QQ:2237760     E-MAIL:ba4ii@163.com 

                                       山东省济南市燕子山路41号,余宁生,13325109119